2000年前古罗马的角斗场,成千上万的观众就是为了看到嗜血的场面来到现场,就为了目睹那些专门训练过的奴隶、自由人、战俘为了生存而与野兽和同伴以命相搏。

一般来说,角斗士的社会地位比其他奴隶略高。公元2世纪时,一名普通的角斗士身价约为2000塞斯特斯。而且,也有些角斗士因其所向披靡的高超搏杀技巧而成为超级明星。有证据表明当时的贵族妇女相当崇拜这些竞技场上的勇士,据信科莫德斯皇帝的母亲就曾经为角斗士马提诺斯而疯狂。历史学家们还从庞培古城遗留下来的墙壁涂鸦中了解到,色雷斯角斗士塞拉蒂斯就好像是那个时代的贝克汉姆。当然,除去那些为人敬仰的凤毛麟角,整个角斗士群体在古罗马社会中仍然处于底层。詹姆斯库里

血腥残酷的搏斗给角斗士们造成了极大的精神压力,不少人最终选择自杀,而不是死在竞技场上。古罗马作家塞内卡在给朋友的一封信中提及了两位角斗士的悲惨结局:一名日耳曼斗兽士为了避免与野兽搏斗,在比赛开始前以上厕所为由脱离了看守,将用来疏通马桶的木棍整个插进自己的喉咙,最终窒息而死。另一位角斗士坐在前往竞技场的马车上,装作昏昏欲睡的样子,然后趁人不备将脑袋伸进了车轮的辐条间,脖子立刻被快速转动的车轮夹断。塞内卡在信中感慨道:“那辆车原本要将他送上刑场,他却利用那辆车获得了解脱。”

当NBA总决赛就将上演时,我却越来越讨厌这种疯狂的“竞技”。我眼中,NBA总决赛就如嗜血的角斗场一般让人窒息。两队球员为了一个奖杯、为了一个荣誉,使出混身解数,无所不用其极,撕咬对方,而观众就坐在场边为他们欢呼鼓掌、当球员得意时,他们鼓掌,当球员失意时,他们谩骂。观众们从这些热血的比赛中获得快感,他们不仅骂球员也骂其他的观众,他们需要在这种环境去发泄情绪,然后等待敌人的倒下,英雄的落幕。

当勇士与骑士再次相遇到总决赛时,你能想象曾经的两位领军人物曾经惺惺相惜吗?